学校最该做的是提高管理艺术
2018-08-11 19:2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学校逼学生签“生死状”在网络上引起热议。学校要求学生上晚自习,让学生带一份申请书让家长签字,签字主旨就是“学校只能保证在校园安全,至于校外安全则应该由家长负责”,且还是“自愿签订协议”。这种做法是学校推卸责任。

近日,江西九江县二中初三学生反映,他们被学校强制签一份“安全协议”:上下晚自习路上出事学校一概不负责……家长们表示,接受不了这种规避责任的做法。校方称很无奈,走读生家长要求孩子上晚自习,安全不能让学校负责。(9月14日人民网)

当然,一些学校确有难言之隐。学生一旦发生意外伤亡事件,一些家长不分青红皂白大闹学校高额索赔。从这个角度看,学校与学生签免责书是“无奈之举”。但是逼学生签“生死状”是推卸责任的“无情之举”,在法律上难以得到支持。其实,学校最该做的是提高管理艺术,加强安全教育,而不是想方设法推卸责任。

逼学生签“生死状”,简单粗暴,不仅是学校在推责,更折射学校在管理模式上的错位,即一些学校不是想方设法完善管理方法,为学生创造良好的学习生活和安全环境,而是想着怎样在事故中免责。法律专家指出,学校逼学生签订的“生死状”属于无效合同。首先,这并非出于双方自愿,而是强势一方的逼签;其次,学生出现了“命案”,无论是否自杀,绝非学校的一纸“生死状”协议可以免责,应当根据法律规定看学校是否承担责任以及承担多大的责任,要看学校是否存在过错以及过错的大小。换言之,学校逼学生签的“生死状”并非让学校免责的“法宝”,一切当以法律为准绳,学校有责担责,无责自然免责。

“下晚自习出事学校概不负责”的“生死状”属于非常霸道的单方协议,显然并非学生自愿,而是逼签,不仅在道德上有商榷之处,更涉嫌在法律上推责。学校逼签“生死状”并不鲜见。《济南时报》报道,济南一所大学两万多名学生被要求与学校签订《教育管理与学生自律协议书》,其中约定学生出现自杀、自伤等情况时,“学校已履行了相应职责,行为并无不当的,不承担法律责任”;广东一所高校新生踏入校园的第一件事就是与校方签订《学生管理与学生自律协议书》,其中明确规定:“学生本人对自杀、自伤引起的后果承担责任”……纵观种种,都是学校单方面在和学生签订所谓的协议,作为弱势的学生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。

责任编辑:赵璇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21hospital.cn智能走势历史开奖记录查询,2018年开码结果开奖直播4月7日,www.68kjcom版权所有